最近很多媒體都在報導有關年底即將到期的『毛巾反傾銷稅』,台灣的毛巾產業經過了10年的保護,到底改變了多少?我們有沒有足夠的能力可以面對世界化的競爭?在過去10年來,我們又努力了多少?

 

從我意識到我是毛巾養大的孩子,到我立志要為台灣的毛巾產業做點什麼,我經常會有時間上的急迫感,或者說是產業存亡的危機感,而蛋糕毛巾咖啡館也是因為這樣的使命而誕生的。雖然,我們努力了將近四年,面對台灣觀光產業的變化、景氣的循環,最重要的是個人的能力有限,讓進度總是往往落後於我的計畫。

 

曾經有同仁受到打擊的時候問我,她有限的青春,值不值得繼續跟著我奮戰下去?面對公司裡面優秀的人才;抑或是態度不夠積極的極少數,我還能用多少熱情引領他們?鼓舞他們?無愧於他們?我常常很珍惜能擁有朋友稱羨的團隊,所以有些時候做抉擇必須更小心、任何處置甚至要更謹慎,然而『謹慎』跟『優柔寡斷』是否就只有一線之隔?

蛋糕毛巾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