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製糖季節裡,每天上下班或週末騎單車經過虎尾總廠時,期望看到那綠色的煙囪正冒著白煙,這代表,即將可以聞到一段一段不同的煮糖香味。
很想跟妳分享,這個一百多年來不曾改變的味道,沿著虎尾溪右岸堤防向南,先是剛剛煮開,如少女般的輕甘蔗味,
然後越來越發濃郁的層次,最後就像陳韻的熟女,展現迷人的焦糖精華。

曾幻想,六十年前我阿公有一天開著小火車,拉著那幾十節載滿甘蔗的車廂,正經過虎尾鐵橋,駛進虎尾總廠。
而挨著鐵道的板仔橋,幾名村婦正走向番薯庄。

小火車隆隆的節奏,就像虎尾從不曾間斷的毛巾織機聲響,梭子在上下紗之間飛過六十年。
阿公因為糖廠養活一家人,阿爸因為毛巾養活我們。

我看著載糖的鐵路一條一條的荒漠,就像虎尾曾經幾千台的毛巾織機,當成廢鐵賣了。
小寶長大後,如果還記得我載著他,經過這裡聞到的這個味道,煮糖是否還依舊飄香? 我不確定。
可以深信的是,我想讓毛巾機繼續在虎尾村莊裡,繼續織出一條長遠美麗的願景。

虎尾,我出生的地方,我正在這裡做毛巾。

製糖季節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蛋糕毛巾先生 的頭像
蛋糕毛巾先生

穗子的房子 (林穎穗)

蛋糕毛巾先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